赵本山训徒弟:每个人都要克服心骄气傲的毛病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9:00
  • 人已阅读

月光皎洁柔弱,轻淡似的梦,穿过婆娑的枝叶,透过晶莹剔透的玻璃,撒了一屋子的温存。柔美的夜光仿佛能洞悉每个人的心声。明天就背起重重的行囊,踏上开往北国的列车。墙上的钟表嘀嘀嗒嗒地走着,秋风绕过窗台,书桌上的书翻了一页又一页,也荡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回忆。阳春三月里,应该是青草复苏,桃花开满山头,静静的小林子里,小溪款款微波浮动,清风绕耳,十里花香。一切是那么的完美,一切是那么的无缺,一切又是那么的和谐。小小的古镇,上空飘起了朦朦细丝,暗淡的夜光里带着轻微的叹息。三月淅淅沥沥的小雨,哺育了自然中无数生机,也孕育了一个小小的生命。(中国散文网 www.sanwen.com)池塘里小荷才露尖尖角,与玩伴们嬉戏,稚嫩胖乎乎的小手仰过眼睛指向自己。“你一点都不好,脸上有颗小黑点,我们不跟你玩了!”委屈的我泪如雨下,哽咽地跑回家,奔进妈妈的怀里,妈妈疑惑不解,“谁欺负了我们家的小宝贝了,不哭了,小鼻虫快要出来咯,妈妈给你煮了你爱吃的面条加鸡蛋。”我破涕而笑。初夏的夜空里回荡着知了的鸣啼声,凉吹动山脚下的竹林吱吱作响。小小的屋檐下,小小的身躯卷在妈妈的怀里,像一只淘气的小懒猫,妈妈哼着小曲,轻轻拍着蒲扇驱除蚊虫。仰望满天的星星,一眨一闪。双手合抱妈妈的脖子,睁着大大的眼睛。“妈妈,为什么我脸上会有个黑点,而隔壁的小胖没有呢!”妈妈仰望夜空若有所思,两眼笑成一条线。“因为我们家的小宝贝与别的孩子不一样,生你时是在下雨的半夜里,你顽皮不听话差一点要了妈妈的命,天使见妈妈太可怜,流下感动的泪水,在你的脸上留下了一滴泪痕,妈妈感激天使,正是这滴小小的泪痕,在拥挤的婴儿室里妈妈一眼就能认出你,在坐满教室的小朋友中第一时间能看到你的身影。”我双手抱紧妈妈,脸上乐成两个透红苹果。妈妈重重的亲了一口。从此在小朋友面前有了炫耀的资本,少了几分忧伤,多了几分自信。时光在山上的古树里画了一圈又一圈,庭院中的的小树苗也渐渐长大了,喜欢揽着妈妈的手变得陌生而渐渐疏远了。秋风送走了最后一片落叶,舀一瓢温水,“妈,我给你洗一次手吧!暖一暖。”一双生满老茧冰冷的手递了过来,一道道渗着血的裂痕,像深冬里即将脱落的老树皮。一双纤细而修长,能在画布上舞蹈雀跃,绣出花鸟虫鱼的巧手在记忆中变得模糊不清。经不起风雨的摧残,生活像一把刀无情地在她的手上划了一刀又一刀。抬起头来看妈妈,早已双鬓染霜,两眼凹陷。原来妈妈老了,真的老了,寒窗十几载,竟不知妈妈是如何老去,为了自己的孩子能走出大山,用无力的十指活生生的撑起自己的一片天。月光如此忧人,微风掀起了内心的热浪,滚烫的泪水在眼角打转。翻个身,想到庭里坐坐,晒晒月光。轻轻推开门,又看见熟悉而忙碌的身影,“怎么起来了?天还没亮,再睡会,等面熟了我叫你。”“我…我渴了,想喝杯水。”又是自己喜欢的水煮面条加鸡蛋。每次离家出门前,桌上都会盛满一晚热腾腾的面条。暗淡的灯光下,妈妈的身影显得分外脆弱苍老。玻璃窗上开始结上了雾水。轻轻弯下腰与妈妈共享一张长凳,望着火红的木炭,双眼蒙上了一层雾,真希望墙上的钟表能停留一会,天亮了就要真的离开了!墙上的钟还是没能停下来,天还是亮了。天边泛起了日出,染红了整个小镇,北上的列车缓缓起动,泥土的清香渐渐远离,熟悉的背影渐渐离开视线。我想北方冬日里的雪一定很美吧!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939704.html